OPPO反诉诺基亚侵权,开启5G专利反击战

最近有国内媒体报道,OPPO已在中国和欧洲分别对诺基亚发起多起专利侵权诉讼,涉及诺基亚的5G基站产品。

显然,这是OPPO对诺基亚不久前发起的全球专利诉讼所采取的反制措施。此次OPPO诺基亚案有可能成为5G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和许可费问题的“风向标”案件,对全球5G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规则的确定产生重大影响


老牌通信厂商 VS 新兴手机大厂

知产财经曾在今年7月份报道过,通信厂商诺基亚于7月份在印度、法国、德国和英国等欧洲、亚洲国家向中国手机公司OPPO提起专利侵权诉讼。从国外媒体的报道中可知,2018年诺基亚与OPPO曾签署一项持续多年的,涉及4G专利的许可协议,而据外媒报道,诺基亚称与OPPO关于新的5G专利许可协议的谈判没有达成一致,遂发起诉讼。

随着5G技术的逐渐商用和5G手机的逐渐普及,5G许可费率已成为专利权人和实施者双方博弈的重点。而对专利许可费收入早已成为利润“支柱”的诺基亚来说,5G许可费率之争是一场“不能输的战役”。

据诺基亚每年发布的财报信息,虽然其主要营收来自网络设备销售,但专利许可业务为其带来的营收不断增长,特别是专利许可业务高达98%以上的毛利率,是诺基亚的主要利润贡献者。2012年至2014年,负责专利许可业务的诺基亚科技净收入分别为5.34亿欧元、5.29亿欧元和5.78亿欧元,2015年和2016年,这一收入飙升至10.74亿欧元和10.53亿欧元。 到了2017年,这一数据直接攀至16.54亿欧元。从2017年开始,诺基亚对专利许可收入的依赖越大越大,为了获得稳定高额的许可收入,诺基亚也开始了激进的诉讼策略。2017年,诺基亚在全球范围内对苹果公司发起专利侵权诉讼。2019年,诺基亚又在全球起诉了德国汽车厂商戴姆勒和中国的联想。激进的诉讼策略也的确给诺基亚带来了较为稳定的许可收入,2018-2020年,诺基亚科技净收入均维持在14亿欧元左右。2020年的净收入为14.87亿欧元。 根据诺基亚最新发布的《2021年第二季度和半年财报》,2021年第二季度诺基亚科技净收入4.01亿欧元,同比增长20%,半年总许可收入7.66亿欧元,同比增长11%。

然而,在获得高额许可收入的同时,诺基亚的收费模式和费率也遭受了不少质疑。有媒体称,诺基亚退出手机市场之后,利用将专利资产剥离给第三方专利流氓并对实施人发起大量诉讼,来换取高额专利费的回报,这种行为又被称为“专利私掠行为”。曾经利用专利诉讼胁迫中兴公司的Vringo公司,便被认为是诺基亚的专利私掠NPE之一,因为Vringo公司的行动多以诺基亚在网络设备市场的竞争对手为目标。

伦敦佳利律师事务所的Maurits Dolmans曾向媒体透露:“基于这两个公司之间涉及两千两百万的合同条款,Vringo拥有通过诉讼获得的第一个两千两百万,之后的收入诺基亚开始提成百分之三十”。而2017年在英国起诉华为的Conversant,手中持有的2G、3G和4G领域的标准必要专利同样来自于诺基亚。2009年,苹果和诺基亚爆发专利大战,两年后双方达成许可协议。不过据诺基亚表示,该协议只涵盖了诺基亚的部分核心专利。随后,诺基亚将不在许可协议内的专利逐步转让给了多家NPE,Conversant正是其中之一。此后,Conversant成为起诉苹果、华为等终端商的“主力”之一。 

2013年,谷歌公开要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(FTC)和美国司法部调查NPE的专利私掠行为。谷歌称:“一些别有用心的公司,将这些专利主张实体privateer(专利私掠NPE)当作了竞争武器,从而加剧了产业的创新成本。”虽然谷歌没有指名道姓,但是援引的文章却暗示微软、诺基亚雇佣了专利私掠NPE。2016年,苹果对9家NPE提起反垄断诉讼,指控这些公司与诺基亚合谋,制定了一项“旨在从苹果和其他移动设备制造商手中敲诈高额收入”的计划。苹果指出,在手机市场上失败的 诺基亚已从手机供应商转型为专利供应商,因不想以直接及透明化的方式授权,诺基亚把自家的专利拆分为六大部分,分别把它们交给了 Acacia、Conversant 及其他 7 家NPE,诺基亚再与这些NPE分享授权利润。可见,在前5G时代,诺基亚通过各种方式并用,获得了丰厚的专利许可费红利。

在5G费率方面,诺基亚早在2018年就官宣其将对每台5G手机征收高达3欧元的专利许可费。根据Iplytics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止到2021年,拥有5G专利数量最多的5家企业分别为华为(15.39%)、高通(11.24%)、中兴(9.81%)、三星(9.67%)和诺基亚(9.01%)。从专利数量的角度看,诺基亚拥有的5G专利为华为专利数量的60%左右。根据Iplytics公布的标准提案的贡献比例,华为对5G标准提案的贡献率为17.58%,诺基亚的标准贡献率为10%,也即诺基亚对5G标准提案贡献率为华为的56%。而根据两公司公开的5G许可费标准,诺基亚的5G许可费(3欧元每台)至少是华为的1.4倍。对比之下,诺基亚的5G定价似乎很难得到其专利数量与提案贡献比例的支持。另一方面,根据诺基亚公开的年报数据显示,其技术研发成本呈逐年下降趋势,而其5G许可费较之于4G许可费不降反增,这也很难令包括手机厂商在内的众多实施者信服。

近年来中国智能手机企业通过持续的技术创新,逐步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中崛起,诞生了包括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等在内的全球知名智能手机企业。此次被诺基亚挥舞诉讼大棒的OPPO,也是中国新兴手机企业的典型代表。根据公开信息,OPPO在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布局5G通信标准专利,共完成3900+族全球专利申请,并在ETSI宣称1600+族5G标准专利。OPPO在3GPP提交标准文稿数量累计超过3000件。据德国领先研究机构 IPlytics 发布2021年全球5G标准必要专利宣称数量报告,OPPO 所持有的5G专利数量全球排名前十。以OPPO为代表的手机企业,不仅为5G标准的产生和发展贡献了智慧,也是5G技术推广和应用的中坚力量。

这次和诺基亚的全球专利诉讼,对OPPO来说是一场不小的考验,毕竟从以往的历史来看,除了华为之外,中国手机厂商在对抗海外大型专利权人的战役中鲜有胜绩。2016年高通在中国本土起诉手机厂商魅族专利侵权,魅族苦苦支撑,最终也是以败诉和解而告终。此次OPPO利用自研的5G专利在中国和欧洲(诺基亚本土)起诉诺基亚,一定程度上已经展现了OPPO的专利实力以及和诺基亚对抗的底气。

 

OPPO反诉诺基亚专利侵权的底气

OPPO最近几年在专利上的表现可以说是有目共睹,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的2020年中国发明授权专利数量,OPPO以3578件位列全球企业申请人第2位,仅次于华为。根据公开信息显示,截至2021年6月30日,OPPO全球专利申请量超过65000件,全球授权数量超过30000件。其中,发明专利申请数量超过58000件,发明专利申请在所有专利申请中占比90%。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(WIPO)发布2020年国际专利条约(PCT) 申请数量排行榜,OPPO全球排名前十。

除了积极在5G、视频编码、快充、影像处理、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领域进行自研专利布局之外,还持续通过专利收购的方式来补充“专利弹药库”。根据公开信息,2019年OPPO与英特尔签署专利转让协议,收购了英特尔58项覆盖蜂窝移动通信技术的专利。此外,OPPO还收购了爱立信超过500项专利,涵盖美国、欧洲、中国、印度等国家和地区。今年6月,根据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的记录显示,中兴也向OPPO转让了至少47族专利,这些专利都是通信相关专利,覆盖领域为通讯基站、终端、网络以及无线通信等等,而且这些专利保护期在10年乃至15年以上,专利价值潜力都十分巨大。通过持续的技术自研及购入高价值专利,OPPO的专利实力不断壮大,一定程度上具备了和国外大型专利权人一较高下的底气。

除了拥有前瞻性的专利布局和收购之外,OPPO在专利诉讼中的表现也可圈可点,这也是OPPO面对诺基亚诉讼胁迫而临危不惧,并能很快反击的又一底气所在。今年7月,OPPO与Sisvel达成和解,结束了两年多的专利纠纷,值得一提的是,本次和解是Sisvel节节败退后达成的,在此期间Sisvel未尝一胜。近日,最高人民法院在“OPPO夏普标准必要专利许可纠纷案”中终审裁定OPPO胜诉,并确认了中国法院对标准必要专利的全球费率具备管辖权。这次正面迎战诺基亚,相信OPPO会积极推动确立5G时代的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规则。

 

5G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规则的“风向标”

无论是多年前华为与三星的专利大战,还是当下诺基亚与OPPO的全球专利诉讼,双方博弈的重点实际上都还是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的定价。在爱立信三星全球诉讼、小米Interdigital全球诉讼均草草收场的背景下,诺基亚与OPPO的全球专利诉讼因其直接和5G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费及许可规则相关,在“聚光灯”之下引发了全球知识产权圈的诸多关注。如果说4G时代,无线星球华为案、TCL爱立信案以及华为康文森案,一定程度上确立了4G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规则,那么我们有理由期待此次诺基亚OPPO案有可能成为5G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和许可费问题的“风向标”案件,对全球5G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规则的确定产生重大影响,知产财经会持续跟踪报道。


编辑:梵高先生

来源:知产财经



分享到微博
分享到微信
    分享到领英